首 页生态文化美文 》 正文

《一脚黄泥一脚秋》作者:唐雅冰


    密集的高楼、冰凉的水泥地、四季常青的行道树,电线编织的天空,把秋深深掩埋。

    城里不知季节变幻,生怕还没有见到黄叶便错过整个季节,趁周末小憩,一头扎进郊外小山,投入秋的怀抱,眼神瞬间被景物劫持,灵魂皈依。

    古时候文人墨客笔下或者眼里,秋包含了太多的离别愁绪与凄凉萧条,如“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”、“万里悲秋常作客,百年多病独登台”、“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冷落清秋节!”……我却更喜欢清新明朗的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”、“ 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宵”。

    我不是迁客,也非骚人,一脚踏进秋,换来满鞋底黄泥,且把这当做秋迎接我的最高规格仪式吧。

    一脚黄泥一脚秋,我心甘情愿在秋中沉沦。

    我眼底的秋缺少了一份萧瑟,多了一份与春夏不同的灵动。

    竹林里那一簇偷偷冒出头来的蘑菇,顶着一把小雨伞,亭亭玉立于凋零的竹叶之间,引来几只蚂蚁在 伞顶散步,更有贪吃的虫子在四周徘徊,面对美味跃跃欲试,我却只是从它们身边轻轻路过,不忍打破那一份难得的宁静。

    路边,几朵不知名的野花似乎忘了季节,按照自己的方式孜孜矻矻地自由绽放。桂花则正是生命力最旺的时候,一树树、一枝枝,鹅黄的、金黄的花朵挨挨挤挤、搂搂抱抱,融洽地聚合在一起,香味弥漫整个山头,还未靠近,我便被浸泡在那浓郁的香气里,一次桂花浴,让人瞬间觉得神清气爽,每个骨头缝里都沾染了桂花香味。

    草丛中,一朵朵紫色、红色的牵牛花默默把秋装点,那恬淡高雅、隽永秀丽的喇叭顺着藤蔓一步攀援一朵花,在风中舞动罗裙煞是惹人爱怜。

    梧桐果熟了,一嘟噜一嘟噜的勺子挂满枝头,豌豆大小的深棕色果实蹦跳着跃进草丛,寻找着最佳的归宿,我想要捡起,炒一碗重温儿时的味道,怎奈光阴是最无情的屠刀,斩断就再也无法缝合。

    救兵粮红了,满枝头红红的果实直晃人眼;一只蚂蚱轻轻跃上茅草尖,与它深情一吻,作为最后的告别;甲壳虫啃噬着高大的乔木,努力给自己寻找一个最佳的归宿;一只只蜗牛不懂岁月离殇,依然慢腾腾、懒洋洋地在树干、草尖、青石板上悠闲散步;柿子将红未红,尿珠子老了,等人用线串起……

    一脚黄泥,满眼秋意;一缕花香,一半迷醉。一个深呼吸,我已在秋里烂醉如泥。天空漂浮的云、枝头绽放的花、土里准备冬眠的虫……每个都是季节的灵魂伴侣。

    忘却秋思、秋愁、秋悲,伸出双臂,揽秋入怀,我便成了秋的一部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