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热点专题甘肃防沙治沙生态文化大赛文学类 》 正文

仰望一个人,看见一座山(作者:吴克明)

  世上许多人,也许你天天见,不一定记住。可有的人,一个回眸,就能瞬间定格。这人,就是全国治沙英雄王银吉和他的父亲王天昌。他们就像伫立在沙漠中的一座雕像,令我凝视;他们又像是耸立在沙漠中的一座高山,叫我仰望。
  应该说,王银吉和他的父亲是我在没见到时,就已经知道的人。这天是2016年11月24日,我在北京参加一个关于全国防沙治沙宣传的一个会,有一位同行问我:昨天新华社发了篇题为“硬汉父子斗沙近二十载,沙漠造林7500亩”的报道,是说你们甘肃的,你知不知道?很显然,此时一脸愕然的我,是不知道的。
  很快,我就通过手机搜到了这篇文章。随即用了不到2分钟就看完了文章,由此也就记住了王银吉和他的父亲王天昌;记住了那985个重如黄金的方块字和十张棱角分明的照片。那真是一目十行,如饮甘泉。一时胸中波澜隆起,像一把穿心剑击中了我的心田,产生了缕缕颤抖。晃然觉得他们就像自己的亲人,好像他们身边的那些沙地和草木就是自己所向往的地方。想立马去看看他们,面对面地听听他们讲讲自己的故事。
  当时间来到这年的12月13日,在全省防沙治沙推进会上我看见了王银吉,听到了他的发言。可以说,我是竖着耳朵在听他发言的。我想听听一个治沙英雄到底伟大在哪里?
  当他说他有一个十四岁的儿子因为耽误了治疗而失去时,我的心犹如一扇巨大的天庭被雷所击穿,轰然间像是缺了点东西,一阵的心痛,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心理上不愿接受这种不幸落到王银吉父子的头上,不愿看到他们奉献了父子两代人的一切,再搭上儿子的性命。不是说,好人要有好报呀!
  可我也清楚,这是事实,无力回天。但令我痛惜。为什么命运要如此对待一个舍命治沙的父子?为什么非要他们失去一个将要成人的后生?这是为什么?
  在我为王银吉痛惜时,我更为他不知其名的儿子叫屈。这个孩子真不该离去,他应该活的非常健康,活的非常有底气和尊严。因为,他有一个像天空一样宽阔的爷爷,有一个像大山一样伟岸的父亲。
  至此,我的脑子丰满起来了,对王银吉父子斗沙二十载,治沙7500亩的壮举有了切肤之感。不想再去寻找他为什么会成为英雄的理由。一个人为了治沙而失去了一个儿子,还有什么能与这种奉献相提并论的?人世间,生命是第一宝贵的,在和平时期有几个人能为国奉命?况且,那葱绿的7500亩树苗已经清晰地根植在大地上,无须我去说明!
  在王银吉走下发言台时,我仔细看了看他的模样和神态,期望能看到他一点英雄的神情。
  显然,他的外貌不高大,不过一米七上下,腰板也不怎么直,还微微有点驼背。走路的样子,也毫无矫健的成分,倒有几份老态。不过,脸膛周正,五官端正,脸色呈桐油色,神情沉稳,颇有几分气度。到了座位,落座也是不急不忙,十分自如。好似刚才在台上度过的那几分钟,只是一个过场,并没有让他在意。
  看到他风轻云谈的样子,我忽然觉得他是神了!不然在淡泊中怎么能装下那么多苦难,怎么能撑着家、扛着地、顶起一个天,怎么能有气概将一个几代人的家搬进沙漠里!
  当然他肯定不是神。只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,一个视土地如生命的人,一个有大我情怀的人。
  到这一刻,我的心完全被王银吉和他的父亲征服。
  在这次会后,有一位主管防沙治沙的领导说:王银吉父子俩的业绩是一部天书,是一部生动的小说,怎么写都不为过。这话,我信。
  王天昌曾经给儿子王银吉说:“只有把沙治住了,我们的后代才有饭吃!而王银吉在一次记者的采访中说:我这一辈子能把治沙这件事做成就知足了!可见他们的思想多么一致。就连他们不曾出面的妻子儿女,要是没有她们的无私奉献,也不可能成就这一对父子。毫无疑问,她们也是值得仰望的人。
  到今天,我依然能想到忙碌了一天的王天昌可能正抱起三弦坐在家门外,弹唱着他自编的《治沙歌》:家住长城乡,紧靠黄沙边,风吹黄沙过河岸,住进了沙窝旋……。王天吉还是穿着他那标志性的迷彩服,在沙漠中穿棱……。

  也许,有一天,沙漠不再蛮荒,他们栽下的苗子长成了参天大树,曾经的沙漠会被命名为:绿色公园。

  (单位:甘肃省林业厅)